您的位置:首頁 > 滾動 >

吉林扶余市政府會議紀要造假坑騙投資商

2015-08-26 10:36:52 來源:

評論

  本文來源:中國青年網

  近日,媒體接到吉林扶余一企業的舉報信。舉報信稱,扶余市政府主管領導隨意改動市委市政府常委會決議內容,被企業當場揭發并質問!該“決議”事關企業的生死攸關,企業多次因市政府玩弄此伎倆慘遭“暗算”,故向媒體舉報政府這種欺商騙商、不講誠信、利用職權魚肉企業的不法行為。

  現場回放

  根據企業提供的相關視頻資料顯示,2015年8月11日,企業負責人就扶余市政府“關于×××公司反映問題的答復”(以下簡稱答復)索要政府蓋章。在分管副市長耿秀君辦公室內,企業負責人意外發現耿副市長的筆記本電腦上正在顯示的此“答復”與政府下發給自己的部分內容不一樣,隨即當場質問耿副市長。該“答復”第一段結尾為“按照市委常委會議和市政府常務會議研究的意見,現答復如下”,語氣肯定;而下發給企業的“答復”第一段結尾為“……現初步答復如下”,態度模糊。(附兩份答復的對比照片)

  

 

  企業說,這是市委常委會議和市政府常務會議研究的意見,應該是一個肯定的結果“現答復如下”,為什么政府給他們的是另一個版本“現初步答復如下”?耿副市長說,只是改動了二個字,其他內容沒變,無所謂。面對企業的當場質問,耿的解釋無法讓人信服。

  視頻中,企業負責人多次追問道,以前的好幾個會議紀要都出現一個會議多個版本的情況,是不是政府也是這樣“造”出來的?耿副市長解釋道,以前的不是他經手的,誰經手的你就找誰去?

  按照“會議紀要”管理的相關規定和政府有關“答復意見”文件的通用規范,市委常委會議和市政府常務會議研究的意見為最終結論性結果,不存在像扶余市政府給企業的“現初步答復如下”這樣的模棱兩可、態度含糊的用語。政府在文字上的“小游戲”恰巧被細心的企業負責人發現。雖然只是兩字之差,但是所藏深意應不言而喻!

  企業稱 他們就是這樣被政府玩死的!

  記者電話聯系了這家企業負責人。他說,8月10日政府給他們下達了這份“答復”,只是一個黑白打印件,但是并沒有蓋章。他們考慮到以前所有的類似這樣的答復文件和會議紀要也是因為沒有政府蓋章,現在政府都不承認了,所以這次“答復”他們要求政府必須蓋章確認。第二天,他們去分管城建的耿副市長辦公室時,發現了領導在自己的筆記本內任意改動市委市政府常委會決議內容,政府又上演了以前一個會議兩個版本的會議紀要的“鬧劇”!政府就是通過“會議紀要”玩文字游戲把企業玩死的!

  這位負責人還說,市長親自動手起草會議內容,這是很少見的,那么領導的秘書干什么去了?而且,市長的辦公室內電腦、打印復印一體機配備齊全,這更是少見!記者認真觀看了視頻內容,發現市長辦公室內果真配置齊全,把“答復”改動完后直接在打印機上輸出打印,是證明市長工作勤奮,還是證明便于“造”各種文件答復呢?

  

 

  (耿副市長左側筆記本、打印復印一體機俱全)

  他還告訴記者,他擔心市長的筆記本要是壞了,那么以后在政府這里再找這份“答復”不就找不到了嗎?他說,2006年公司以招商引資的方式入駐扶余縣。扶余縣委縣政府決定,只要公司全額墊資建設新縣醫院大樓,承諾其他開發項目享受棚戶區改造免繳土地出讓金以及稅金先繳后退等優惠政策。同年12月20日扶余縣委辦公室才下發了記載會議內容的《扶余縣財經工作領導小組會議紀要——研究×××公司開發工程相關問題》的會議紀要。但是,當公司完成縣醫院項目后,要求兌現其他承諾時,扶余縣委縣政府推諉扯皮,至今已經八年了仍未兌現,企業損失巨大,瀕臨破產。2012年,吉林省軟環境暗訪小組到扶余縣政府調查落實此情況時,分管城建的副縣長高勇說這份“會議紀要”找不到“根”了,并情緒激動,摔門而去。

  事關城市重大發展的舉措,如此重要的會議卻找不到“根”了,這樣的解釋讓誰也不會相信!企業負責人說,他們非常非常的擔心這次的“答復”會不會再次找不到“根”了,所以要政府一定對這次的“答復”蓋章。

  企業稱 政府耍賴讓他們很無奈

  當記者問到有沒有蓋章后不兌現的問題時,他說有。

  2011年4月22日,由縣監察局局長姜立貴、企業、規劃處、拆遷辦等人參加協調會,會議確定了企業開發的政協和華夏兩個區塊的拆遷退紅線面積,相關領導和部門也都簽字蓋章。由企業交由審計局進行審計。企業負責人說,此次協調會結果出來以后,因為涉及金額較大,扶余縣委縣政府拒不按照此結果執行,從此沒了下文。(注:2013年1月,扶余縣撤縣改為市)。在2015年5月份,劉永德市長派人找曾負責此事的原監察局局長姜立貴核實此事,得到了姜立貴的確認。姜說是王浩書記安排的。據劉永德市長說,王浩書記現在也承認了這次測量是他安排的。(有劉永德市長錄音證明,企業提供)。

  企業負責人還介紹了一件更令人難以想象的事情。他說,2007年3月30日,由扶余縣委縣政府提請,并報縣人大常委會通過,最終由扶余縣人大常委會文件確定了華夏和政協兩區塊為棚戶區改造區(現任人大主任周鳳來和劉永德對此文件認可,有企業為記者提供的視頻證明)。企業多年來要求扶余市委市政府按人大紅頭文件落實政策,政府久拖不辦。2015年6月,扶余市委市政府告訴企業“政協區塊”不是棚戶區。政府的態度引發二百多業戶上訪,造成群體上訪事件。此事至今仍未解決。中央電視臺“焦點訪談欄目組”記者來調查采訪,已經查明政府在棚戶區改造資金問題上存在挪用的重大違規違法事實,但是不知什么原因并未報道。

  真假“會議紀要”是涉嫌坑害企業的關鍵證據

  此次電話采訪涉及的企業信息量比較大,但是企業給記者提供了充分的書面和音視頻資料。在所得資料中,記者發現了同一時間、同一地點,卻有不同的四份會議紀要。這四份會議紀要引起了記者的注意,為此,本站記者再次采訪了企業負責人。

  據企業負責人介紹,2007年4月27日,由扶余縣城市建設委員會辦公室一天就出了四份會議紀要。四份會議紀要記錄的是兩件事,也就是說每件事有二個版本。其中的兩份會議紀要內容明顯的與2006年12月20日縣政府辦公室出具的、2007年3月30日扶余縣人大出具的會議紀要內容相違背。(人大主任周鳳來關于此事說“四份會議紀要中肯定有二份是真的,二份是假的”。由企業提供的視頻為證)。

  企業負責人說,他們以后多次找政府兌現2006年12月20日會議紀要,政府就拿這四份會議紀要來說事。劉永德市長說,會議紀要太多太亂,不知道按照哪一個來執行。耿副市長說,如果兌現2006年財經小組的會議紀要,與2007年城建委員會出具的會議紀要相沖突。(由企業提供的視頻錄音證明)

  企業負責人對記者很無奈地說,會議紀要是都是政府出的,太多太亂也都是政府自己造成的,責任應由政府承擔,不能因此成為政府拒絕兌現承諾的理由。

  政府“答復”不顧歷史 避重就輕

  就扶余市政府“關于×××公司反映問題的答復”內容,該企業負責人向記者陳述了以下質疑:

  一是“答復”中只字未提企業為政府墊資建設縣醫院這一歷史背景問題。企業稱,當時貸款四千多萬墊資建縣醫院,縣政府才同意給出2006年12月20日會議紀要的優惠政策的。當時是利益對等的,現在處理問題不能孤立地針對會議紀要而處理問題,畢竟八年來企業要承擔四千多萬的高額貸款利息。

  二是就2006年財經工作領導小組是否針對企業召開會議并出具會議紀要問題,態度不明確。企業稱,如果召開了,如此重要的會議必須要有會議紀要;如果沒有會議紀要,那是政府自身失職,后果自己承擔。有三個理由證明召開了此次會議:一是處理了周廣新,如果沒有召開,就不存在會議紀要之說,也就沒理由處理周廣新;二是回復中說“初步與相關人員核實,都否認出此會議紀要”。這句話告訴我們,會議開了,但是核實相關人員,都說沒有出會議紀要;三是,2015年5月份,王浩書記承認開了會,但會議具體內容記不清了(有視頻為證)。

  三是“答復”中沒有提及2011年4月22日,由縣監察局局長姜立貴組織相關部門等人參加的協調會。企業稱,協調會確定了公司開發的政協和華夏兩個區塊的拆遷退紅線面積,相關領導和部門也都簽字蓋章。

  四是稅金問題沒有提及。按照扶余縣“財經工作領導小組會議紀要”規定,企業所繳稅金應遵循即征即退的原則辦理。但是,企業幾千萬稅金上交之后,政府卻不予退還。企業多次催促市委市政府領導按承諾辦事,領導們卻聲稱按照會議紀要退稅違規違法。2015年1月,國務院關于處理地方稅收問題的若干規定中明確提出,以前政府承諾的,繼續有給予落實。現在,扶余市委市政府不再說違規違法了,又說企業違約成為新的搪塞理由。

  企業負責人告訴記者,政府“答復”中故意不提以上幾個關鍵問題,不顧歷史事實,于理不通、于法不容。

  政府未作回應

  針對企業曲折的維權過程和復雜的“故事”情節,在大量的資料證據面前,記者試圖聯系扶余市委市政府相關負責人予以核實,截至發稿時都未接到任何形式的回應。

  結束語

  無論是會議紀要還是地方黨委政府常務會議決議,其嚴肅性、公正性、權威性毋庸置疑。但是,利用職務之便,故意以權代法、以權謀私、搬弄是非,達到不可告人的目的,這與黨中央國務院倡導的踐行群眾路線教育實踐活動和黨員干部要履行“三嚴三實”的要求格格不入,更與“黨員干部提拔任免考核標準”、“四風”、“八項規定”相去甚遠。

  不管是無意還是故意,私自改動黨委政府常委會決議內容,況且有前車之鑒,讓企業、讓百姓,都會產生無限遐想。打造陽光、誠信政府,需要從一點一滴做起,不要讓政府背負“會議紀要造假坑害企業”之嫌。(李文)

  本文來源:中國青年網

[責任編輯:]

相關閱讀

參與評論

舞蹈怎么赚钱